— 谢谢你 —

莎士比亚如是说

但凡言爱,须要轻声

——————

熙熙攘攘亿万粒子从油报小丑夸张油彩下迸发出来,他们吵吵闹闹钻进中原耳朵里,吵着争抢用他嘴里永不融化的柠檬糖刺激他疲惫不堪的脑细胞。

彼时他扔了书包,跌跌撞撞像大脚趾被切除的舞蹈家,因疼痛而汗淋漓布满额头,却固执地推开太宰卧室的门。脆生生的嗓音愣是累的喘不上气沙哑的要死,他一手撑着摔跤破了皮的膝盖,一手扯着制服的领子喘着气瞅着太宰问:

“游乐,园,去不,去?”

然而太宰那个吊儿郎当良心喂了狗都不吃的玩意儿蹭的一下站起来,“好啊好啊”着勾魂茶色的眼珠子瞬间被两颗流星砸中,瞬间亮的让人睁不开眼,这种情况一般只有两种事:一是他有了新的自杀死法,二是他对中原使绊子下套的时候,前者他自然占便宜或许还要花上点时间找找火候,后者就不分时间地点了,纯属身心疲惫时的找乐子,那讲话儿了,害人还要找时间?你啥时候不能趁他走道不看道伸伸腿?于是太宰秉着送上来的玩具哪有不拆吧拆吧好好玩的道理?两条大长腿一迈拎起中原的胳膊就啵的一口印中原尚未恢复体温冰冰凉凉的脸上,中原气刚喘上来张嘴「穿衣服赶紧走人」愣是憋了回去。

憋的他满脸通红瞬间恢复正常体温一巴掌糊在刻意弯腰凸显身高差太宰脸上。

嚯,红彤彤的手印可比中原脸红多了。

小打小闹着走进游乐园大门时,太阳都懒得看他们你推我我搡你脚下使绊子的无聊把戏了,早早把月亮提溜儿起来下班戴着墨镜泡妞去了。

而太宰和中原呢?一人手里拿着根冰激凌指着年轻不嘚瑟何时嘚瑟,你吃我一口巧克力我咬你一口香草你啃多了不行我得再咬回来拉倒吧就你那味难吃的不得了我还多吃??种种原因促使他们打的不亦乐乎,太宰硬给中原塞了颗水果硬糖才停止,当然前提是中原嘴里的糖没有嘎嘣一声脆响。

这颗柠檬糖还是太宰三个星期前从梶井口袋里顺出来的呢,感谢太宰大人的恩赐吧,黑森林的小矮人。他顺眼撇撇矮他不止一个头的中原,眼里包含着爸爸爱你。

论世间巧合套路深,能在人背后捅咕就千万不要在人前犯事,中原含着嘴里那块要酸不够要甜够呛的糖正正好在太宰包含慈爱的眼神中抬了头,看的他扭曲了唇型好看的一张嘴:

“你这表情是从九龙山跑出来多久了?”

“别闹了,隔间天天哭着叫妈妈的就是你吧。但没有关系的,即使这样,爸爸也爱你❤。”

滚他娘君子动口不动手,他中原今儿是咬,也得把太宰哭爹喊娘的咬回精神病院去。

包裹的再厚的糖也有被人舔进肚里的时候,中原用粉红色比草莓还要艳上几分的舌尖掂起口中那块融成一片锋利刀片的糖,看着它在灯光下变换着色彩,那些斑斓是这贫瘠世界未被玷污的宝藏,它们此时藏在中原口中化为点点糖浆却都吞咽进了太宰的肚里。太宰治看着他的恋人像上帝曾亲吻的苹果般干净透亮的让他心里发慌,如果他离去,那么他的宝藏会不会被另一个世界般的乞丐偷走?他不知道,于是他决定要把这些宝藏全都藏起来,藏进他的手机相册里。

咔嚓咔嚓响着的手机吸引了中原的注意,他就这么伸着舌头掂着糖歪头看向太宰,蓝色眼睛混杂了些灯光进去仍旧漂亮的要死,活像大海中下了一场流星雨,噼里啪啦就把太宰治这个海妖勾引过来了,他捧着落进高浓度盐水的星星,深深地亲吻他。

亲吻他活动的宝藏。不必担心不必怀疑,太宰治就是那条用蛊惑人心的声音与巫婆做了交易的人鱼,如果他此刻被中原推开拒绝,定会化为泡沫无影无踪消失于深海永不超生。

所以让他吻吧,让他爱吧,让他在这冰冷世界再汲取一滴血吧。


评论(2)
热度(57)
  1. 纸鸢谢谢你 转载了此文字

2017-04-08

57

标签

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