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谢你 —

砸烂苹果的第三下

我要咬断你的喉咙


————————————————


不知廉耻的夏娃咬下伊甸园中智慧果时,会不会因口中堪比婴儿含住母亲充盈着汁水乳房的甜美而痛哭流涕;甘为人类死去的耶稣手足被钉穿时,会不会因桡骨几近震碎的疼痛而咒骂那颗罪恶果实;杀人不眨眼的中原中也手里掂着刀时,会不会因一颗摔到地上软烂了皮的苹果而不知从何下刀削皮。


刀尖明亮亮银晃晃,没镀上月亮的光,掂在中原褪了真皮黑手套的指尖一动不动,就像等着砍下二世残暴皇帝头颅刽子手中的斧头。刀尖对上苹果猩红的皮,刀刃伏在柔软而清脆的果肉中迟迟不肯滑动,刀柄被握入无名指底部磨出老茧掌纹繁乱的手心里沾染了水珠,刀面刻出中原漫不经心像尼古丁燃烧起的蓝眼睛,肆意张扬橘子软糖色的头发,尚未合拢微微吐出热气证明他正存于世间的嘴唇。


一层鲜艳惹人眼的皮,装着一堆软烂的果肉。中原食指拇指卡住那颗软软的苹果想着,他靠在厚实的沙发背上,颈椎边的皮肤磨蹭着粗糙亚麻布料,脊柱弯曲着几乎要窝进沙发的缝隙中,腿上还躺着一个毛茸茸像死了一样的头骨。他忽的没了吃的欲望,索性抽出刀子,任凭那颗苹果在他手里自由落体狠狠掉到地板上咚的一声响后,垂下头打量着这块头骨。


一块敲起来叮叮当当堪比七弦音充满了泡沫的黑色头骨,粉红色脑浆在里面缓缓流动着像苹果透明的汁液,黑洞洞的眼眶包裹住圆润眼睛,用滚烫茶水和冰冷血液混合充盈进去,贴上淡蓝色的血管,向鼻骨处垫上劣质散发出甲醇气体泡沫板,腐烂的苦樱桃酱来给嘴唇上色一条薄薄的深线,盖上一层软烂看不见毛细血管的真皮边角料,用调错色的画笔给发根挑染褐色。一个太宰治专属的安安静静头骨放在中原中也的腿上不声不响沉眠着,一个披着一层鲜艳惹人眼皮囊,装满软烂劣质品的太宰治。


中原半抬眼皮看这个他命里不得不注定的劣质品,眼里混混沌沌像是快要溺亡在水中的鱼,却又清明的发亮连天上的游鲸都看得见。三公分,切开他的脖子三公分就能让他死在他的腿上。中原手里的刀转了两转,刀尖尖利利冰凉凉还沾着苹果汁对准了头骨,可太宰治还在睡,睡得抿起了嘴角,眼睫毛颤颤巍巍就是不睁开,像被妖精迷惑了心智沉了梦再不肯醒来堕入这痛苦世间。中原松松握着刀似是下一秒就会松手任刀尖刺穿了太宰的头骨,没由来的想起来了小时候他曾捉到的一只鸟。


鸟的羽毛算不上光滑,只是白的不像只畜生该有的东西,羽翼根根分明最上端的一根长能比过当时中原的食指。小小的身子暖几近烫了他的手,中原捧着这只鸟一语不发,低着头看从它腿部流出的血灼热烫着他的手活活烫出了几个大水泡,可那血红的鲜明,叫中原怎也离不开眼,眼睁睁看着鸟在他手里啾啾的叫。而他手里的鸟正正巧让在树底下看书的太宰治看了个正着,小太宰一手掂着个书,一手伸出来去那中原总也不离身的匕首,中原跟太宰急,还没犯浑的眼睛睁的明亮,急匆匆的吼太宰:


“他还没死呢!”


太宰用没被绷带盖住的眼慢悠悠的瞅了他一眼,那一眼似是刚躺进棺材里还没合上眼的尸体,冷进了他的骨,他清清楚楚记得太宰说:


“那你是要它残留在这世界再冷一会儿死,还是要它现在安安稳稳暖和的死在你手里。中也,他是活不了的。”


一语中的的中原连句反驳的话也没了下音,只能捧着那只鸟,看着太宰割了它的喉咙,拧紧它的头一声也吭不出。


但这样真的是对的吗?他说不出。


于是中原撂下刀,手指动了动,让原本不知道滚落何处的烂苹果狠狠地,狠狠地砸在太宰的头上。


不为别的,只为了那只被杀了的鸟。


评论
热度(72)
  1. 纸鸢谢谢你 转载了此文字

2017-04-08

72

标签

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