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谢你 —

中也,你听到了吗?那座灯塔上的钟声正敲过第十三下,海里鲸鱼发出低鸣,天知道它们在海面上喷出水的中央会不会坐着一条没穿衣服尾巴上却密密麻麻装饰着贝壳的美人鱼。而当某条永远孤独的鲸鱼堕落海底,尘埃散漫,无数鱼虾啄食它庞大笨重的身体时,我梦见了你。


说起来可笑,梦里有千千万万无数个你,无一例外手里拿着匕首,对,就是你小时候杀过人刀柄真皮都要磨掉的那把,刀尖明晃晃银亮亮无一例外都对着我,他们的眼睛混的要死要活,混的我都快忘了它原来的颜色,表情狠厉就像恨不得一刀捅进我心脏里再狠狠拧几下。于是我就让他们捅了。


真疼啊,中也,你知道吗?像无数把小剃刀一齐割开舌头,像耶稣被穿透手足钉在十字架上,像千万只蚂蚁同时撕扯骨头,像你狠狠咬我肩膀一样的疼。你知道吗?我费了好大力气才看见掉在地上的那把刀,才抓住了你。


中也啊中也,你说这世上恶人三千万,个个恨我刻进骨头里,怎么就你一个用刀柄捅我呢?我忍不住骂这个操蛋的世界,它让想死的死不掉,却又让想活的活不了。不信你看看,不管你骂了多少次让我快点去死,可现在到底是你在土里被老鼠咬掉眼球,我照样内脏生蛆活的逍遥。可梦里的你无论我怎么唤你,你也就是不回头,看也不看浑身是血的我,任凭我抓着你全身插满匕首就这样死去了。


所以今天我才会来到你的墓前,不为别的,就为了笑你,笑你竟然也能用刀柄也能捅死一个太宰治。


评论
热度(24)

2017-04-04

24

标签

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