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谢你 —

白骨头

太宰把自己想象成酒桶,咕咚咕咚往里灌着,甜腻的气泡酒,贵到能大呼三声卧槽的葡萄酒,基调的朗姆酒。
甜甜的酒像雪碧,噗嗤一声嘲笑他,像个天真的孩子问他:

太宰啊太宰,你怎么还活着啊?你昨天晚上不是脑浆搅拌子弹,死在石灰上吗?

太宰不说话,半睁了眼乜,然后啪嗒一声扔了酒杯,举着手像个扔了坏玩具的小王子,高高兴兴的喊,老板再来一杯!

老板嘿嘿一笑,眼睛不眨开了一瓶葡萄酒,反正太宰有钱嘛,随便喝随便喝。太宰撇撇嘴,醉醺醺的笑装的比真的都真,他撅着嘴像个孩子,悄悄的委屈:

老板你可真看好了哦,我可是全世界最穷的人啊,你这一瓶酒下来,我恐怕这辈子就得给你刷盘子啦。

老板也不接茬,笑的像抓到鸡毛的狐狸,跑到后台刷酒杯去啦。太宰自讨个没趣,只能又是仰头一灌,呜哇,真难喝。

高贵的葡萄酒扎了扎他的胃,在他呲牙咧嘴的时候高傲的问他:

太宰啊太宰,你怎么还偷生呢?你今天上午不是血管流出剃刀,死在下水道的污泥里了吗?

高傲的小贵族不知道天高地厚,牙齿伶俐讽刺着他。太宰特别努力的看着红酒杯,高高把它举起来,然后松开了手,啪的一声,碎的稀烂。

这回太宰声都不出,老板就给他一杯朗姆,调都不调,就直接续了杯,太宰笑眯眯的脸还没摆出来,老板挥了挥手:

小伙子啊,快回家吧,你这脸色可不怎么好啊。

于是太宰看看那杯乖乖的有些胆怯的朗姆,告诉了它答案:

我也不想活着啊,活在这世界上有什么好?就算讨人喜欢讨人爱,我也还是觉得胸腔里空荡荡的,拿根针一扎,我就能死了。可是,那些针都太钝了,只够我满心欢喜却最后落得个失魂落魄的虚假死亡。我怎么死不掉?我怎么活也活不了。他人的期望我回应不到,只好像个傻子一样学着别人说着,爱呀,我怎么会不爱这个世界?全都他妈放屁。

太宰说完就走,好不潇洒,只剩老板一个人叹息着,唉,这酒,又疯了一个。

好疼啊,太宰想。他的肚子像被山羊咀嚼着,一下一下的恶狠狠咬着他肚子里的酒,咕噜咕噜。可他还是开开心心的走在冷冷的风里,风呼呼的吹,太宰哈哈的笑。

他忽然想起来有人说要请他吃西餐去,可又想不起来那个人是谁了。太宰苦恼极了,虽然他不想拿刀叉,但肚子真的好疼啊,要吃掉一些最终会吐出来的东西来暖和一下才行啊。于是他拿出手机,一遍一遍翻通讯录,翻了老半天,没有一个人能带他去吃,太宰宝宝很气,鼓着腮帮子蹲在马路牙子上啪啪砸手机玩,砸完了他还是生气,可再没什么让他砸的了,太宰气鼓鼓的往家走。

管他什么肚子疼,酒精淹了大脑,太宰脸色煞白也不吭一声,就只是走啊走,走到家门口伸手摸钥匙开门。刚进门就甩了鞋子,身体狠狠掉在地板上,疼的他生生把舌头咬出了血。他听见自己的血液流动,骨头咯吱咯吱,胃阿嚏阿嚏,从喉咙起窃窃的笑意。他把自己蜷起来,好疼啊好疼啊。舌头也好,骨头内脏也罢,都好疼啊。

太宰不想吃西餐,他只想喝一碗暖暖的粥。能把他整个人都暖和过来的那种。可他也只能蜷在大房子里的冷地板上,浑身发抖,还在笑眯眯的想:

明天还有一个太宰治活着,这是多悲惨的事啊。

评论(13)
热度(15)

2017-10-01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