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谢你 —

致我深爱的未来

如果踮起脚尖会摸到天空吗?还是会从腹部断裂开,靠着毛毛虫似的糖果肠子活着?或者被一阵夜风吹起飞过阳台,在风停下时从楼顶堕落?

如果中了春天的毒会难过吗?还是说打喷嚏时,有鲜花从口中噗噜的喷出来?或者只是手腕被针头扎穿,在能流出蝴蝶的动脉中悄悄的死掉?

如果我自杀的话会上天堂吗?还是说在吃掉百合花的时候,就已经被决定掉下深渊?或者在似梦非梦中醒来,再一次用卫生纸裹上手腕吗?

我看见谱子开始溶解,滴滴答答下了一场旋律飞扬的歌,贝多芬死了。鸟伸出舌头吮吸云的乳房,血是甜的。干花从鸟的羽毛下生长出来,掉进热水里成了围了蓝纱巾的茶。热气腾腾的茶夫人亲吻了一株年幼的玫瑰,于是玫瑰被烫死了。枯萎的玫瑰登不上天堂,只能在龙骨汤里做调料,咕噜噜咕噜噜。我说,真好喝。

然后我就被毒死了。再也没有未来了。

评论
热度(19)

2017-09-30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