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谢你 —

不过大梦一场

下午翘了彩排跑到宿舍睡大觉。梦到了很多东西。
比如说
1梦见自己坐在上铺,脚却伸进了水里,有枫叶燃烧的镜面里,一副死了千年的白骨开开心心拉着我的脚腕给我讲故事。我踹它,骨头又冷又硬咯的生疼,谁还有心思听你讲故事?
可它也不介意,笑眯眯的腾出一只手骨指着自己空空的眼眶,它说啊:
「你看,我活着的时候,这只眼睛是蓝色的,就像流动的糖浆。」
我笑,寻思着没声带的骨头真能扯蛋,你家糖浆蓝色的啊?掺色素了吧。它却突然哭了起来:
「女人说我的眼睛像琥珀,封住一只蓝色的蝴蝶;男人说我的眼睛像旧黄金,缀着人造的蓝宝石;孩子们说我的眼睛像糖浆,溶不化颗星空糖。可是,可是只有你说我是个骗子。」
枫叶把它烧死了。从火里跳出来个漂漂亮亮又可爱的女孩子,她舒展着白色的筋骨,也不拿枫叶遮遮掩掩,从水里伸出手来探我,笑的轻巧温柔:
「我还想活着。」
我看着她,也笑,笑的疯癫,拉住她的手把白骨扯出来:
「你说你还回来干嘛啊,我都死了17年多了。」
它委屈,臂骨硬硌我:
「我这不是来救你来了嘛。」
哦,去你妈的。
2
我被碎尸万段,然后又被拼回来。
跟个拼图似的,疼得要死要活,还有声音在耳边念叨你活该你活该你活该。
谢谢,活着就该忍着。
3
梦见有人查寝,查到我时,我没有床,查寝的小助理一脸冷漠的乜我,好像我死了火化没骨灰盒似的。我瞅他,说:
「老师你真的丑。」
然后就被一刀捅死了。
得,这下真没骨灰盒了,成烟飞吧。

评论(6)
热度(9)

2017-09-2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