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谢你 —

我把自己摊在沙发垫上看着同班的男生唱着《红雁》,开着音响唱歌,我连曲子都听不见。
像只鸭子在呱呱叫,嘎嘎嘎嘎嘎嘎嘎。
嘎个蛋啊,赶紧唱完赶紧滚啦。真鸡儿烦人。啊,这里的小三度跑调了。
我是不喜欢任何与音乐相关的东西的,单纯不喜欢把自己和它绑定在一起。所以在那个男生问我唱得怎么样的时候,我笑了,特别开心又恶心的说:
你唱的真他妈难听。

评论(2)
热度(5)

2017-09-0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