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谢你 —

棺材

红桃K:

我看着你登上那节漆黑的闷热而窄小的车厢,黑皮鞋像不肯与我一同掉进尘埃中苟活似得连个灰印都没有,一尘不染却跟永远扫不干净的灰土地一样,即便表面再干净的好皮囊也遮不住你刻进骨头里的痕迹。而你苍白骨头上的痕迹不是你从玛利亚怀里被印上的吻,也不是蛇咬的,那是我用小刀在你堕入温柔乡时偷偷划上去的呀,中也。

我在你阖了眼逃开这冰冷世间时偷了你的刀,在你叮叮当当奏响的梦呓中割开你的肉,用手探进你温暖的血里,悄悄地偷了一根骨头出来。一根要比花瓣掉到水瓶时荡出水纹还要轻的骨头,它惨白如月光上面还挂着几滴掺上牛奶的蔷薇花汁般的血中,我看着你的白骨头泡在你粉红色的血里,好看的就像爱丽丝从桃花枝上抓住的白蝴蝶。蝴蝶在她手里扑扑腾腾挣扎,掉下的磷粉活像它上辈子偷吃了砒霜,难免惹的爱丽丝一肚子气,直接用大拇指和食指轻轻一捻,它就死了。但你的骨头在我手里安安静静的不争不吵,泡在散发着花香的血里安静睡着,就好像它仍在你身体里安眠着。

于是我用你的刀,对就是那把刀柄磨得光滑如鹅卵石真皮尚未破碎的刀,刀尖镀上一层白月光好像有百合花在此扎根生长着,在你的骨头上颤颤巍巍的画。我要画什么呢?一条带着小礼帽的鼻涕虫吗?但中也的帽子实在太丑啦,因我实在是不愿意降低我的绘画水准;一只在樱花树上伸展开白翅膀的鸟吗?但中也你是没有翅膀的,即便你长出羽翼也深知我们是逃不出此世间的;一朵尚未开放的百合花吗?但中也你是拿不了花的,你杀了太多人,不论善人恶人仇人爱人你都染了他们的血,你拿不起花的。

我想啊想啊,想到手里温热的血变得越来越冷了,想到它们几乎要在我手上结成明火都烧不化的冰碴,想到你睡得越来越沉血液凝固伤口冻结。可我到底没想到有什么东西是配你的,帽子太丑,鸟不会飞,百合花又太干净。我难得苦恼起来,中也啊中也,你看看你竟然能把一个绝顶聪明的太宰治给难成这样,你还真是了不起。

最后我只在你冰冷的骨头上画了个圈,狠狠的把你的踝骨铐进我画的锁链中去,即便你逃脱了这冰冷世间,投身入炙热地狱业火中,我也能找到你,只因你骨头留下的痕迹。中也,我不会找不到你的。

现在你就要登上那辆终将坠毁的车厢啦,头也不回的准备掉进地狱去啦。在此之前,回过头来看看我吧,中也。再看看这个将要去地狱找你的,你在世界上最讨厌的人。

评论
热度(14)

2017-08-06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