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谢你 —

蓝岩浆,红星星与绿十字

红桃K:

1.中Q


2.晚安好梦










因为这个城市不欢迎蝴蝶,所以这个春天没有百合花。


——————————————————


打进脊骨的心跳震破内脏,血液回流至指尖苍白冰冷。尚未被赐予光明的冰冷世界中融入早已死去太阳的尸体,不会呼吸的鱼在高歌欢呼:全世界都死了,全世界都死了!死在梦野久作永远睁不开的眼睛里了!看啊看啊,他的身体冰封,星星冻结,就连他的内脏也生出了冰棱!他死了,他死了!


而死者却闭上眼睛伏在温暖的肩膀上做着春天不会到来的梦,他的梦里有樱桃花盛开,海妖唱歌,灰城市发酵却没有蝴蝶掠过百合花,一个早已死去的梦。梦野久作真的死了吗?真的被束缚于绿色十字架上痛苦哀嚎着死去了吗?


梦野试着从逐渐发酵胀大的灰色小城市中逃走,他的眼睛却被无数尘埃迷蒙,将他拖入深渊,即便哭喊叫闹也不得获救般被数双冰冷的手扼住喉咙。梦野听到了带着乌鸦铁面具宣告者判处他有罪,他的大拇指染了血,手臂上玻璃片长进骨头里,白月光做的骨刺。他被抛入万丈深渊底八条腿女巫熬制的龙骨汤中,化为一个腐朽的气泡,惹人厌恶的孤独漂浮于此世间,直到被某株蔷薇花刺所伤。他本应死于无眠。


他迷了路,却没有人救他。


梦野面对着深渊,背后滚烫的岩浆燃起一片炙热的红似要将他灼烧至烬般烘烤着他僵硬的脊背。而梦野却抚摸尖锐的骨刺想着唯一肯拥抱大拇指染过血的Q的中原中也,他想起中原微微向上挑起的眼眉里永远不羁的笑,露出一侧能咬断骨刺的小虎牙;他想起中原温暖的手里流动的血,它们曾经温暖了梦野一整个冬天,使他至今仍不能忘怀;他想起中原算不上宽阔的胸膛,他曾在他人怀中安眠,只因中原看见他因伤害他人而泣涕涟涟时给予他一个拥抱。他说了什么?梦野想着,他苍白的手指被骨刺锋利的刃割出伤口,有荆棘从缝隙中蔓延生长着,以他的血作养料成为他头顶上致死花冠。而梦野仍浑浑噩噩想着:他到底说了什么?


他说不要再哭了吗?不,如果伤了人则是要哭诉着悲哀着才能获得救赎;他说没关系了吗?不,如果没关系足以原谅一切,人与人就无法相爱啊;他说他在我身边吗?不,如果他的陪伴能救我于深渊中,他又何必沦陷在泥潭中?你到底说了什么,摘去手套的先生。


梦野。


他回过头,看见整个城市在倒塌,蓝色的熔浆吃掉了这个小世界;他听见这世界被汲取了红色,化作他眼中星星一颗一颗堕落于人间;他闻见火药的在绿色间炸开,十字架被硝烟燃烧变成灰烬;他睁开了眼。


Q还活着,浑身冰冷的苟且残喘着。没有鸟飞过的天空是深深的蓝色,像梦中蓝色的岩浆;没有燃烧过的星星在他眼中闪烁着,像梦中堕落人间的他;没有十字架碎屑的地面上有中原在沉眠,像梦中摘去手套带他跳进深渊的中原。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手臂上的玻璃片没有变成白骨刺,却仍刺伤了他,可他顾不上自己鲜血淋漓没有荆棘蔓延的伤口,一步一步的像是接近万人骨灰煮沸的诱人糖浆般触碰着中原紧闭的眼。现在是中原做梦的时间。Q想。他再一次蜷在中原的肋骨边:


“我憎恶的先生啊,晚安。”


轻声呢喃着,Q安安静静闭了眼。


就此与世间告别。

评论
热度(50)
  1. 谢谢你红桃K 转载了此文字

2017-08-06

50 红桃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