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谢你 —

百合,蝴蝶和拥抱

红桃K:

 @Reisseb 


1.Q爱




2.哔哩哔哩:8188597




3.麻烦转载的时候说一声。谢,谢。
























我看见她掂起脚尖提高了裙摆咔哧咔哧笑,她的眼里没有星星;我看见她滚烫的身躯肆意摇动吱吱呀呀叫,她的口中能吐出白玉;我看见她冰冷的子弹镶进七弦骨咯吱咯吱响,她的关节尚未填塞泡沫;我看见她修剪整齐的指甲扯开内脏哗啦啦,她笑着问我,你是否在期盼什么,Q君?而她又伏我耳边轻声呢喃着:




今日阳光明媚不是吗?就该让你这样的孩子下地狱。




——————————————————————




手执剪刀的春让百骸结冰,骨缝间生出冰锥缝合起柔软内脏,从冰冷的针脚间蔓延开樱花树的芽孢;眼眸淡漠的秋使指尖凝冰霜,眼中掉落冰雪女王碎镜片,棱棱角角割伤孩童的天真无邪;口含毒药的冬令唇角僵硬,腐烂似草莓的舌尖咏唱海妖的歌,一步一步向深渊堕落永无回路;尚未从棺木中苏醒的夏被刺穿了心脏,他早已被谋杀。




而你是他最奢侈的陪葬品,爱丽丝。是你亲手为他送上掺了蝴蝶翅膀粉末的鸠血,是你与他十指相扣送他入那高高悬挂着巨斧的刑台,是你蛊惑他的心智蒙住他的眼引他堕地狱。不要狡辩,爱丽丝,是你谋杀了他,你用你的眼睛做引子,嘴唇来布下陷阱,手指来送他死。




你的指缝中即将生长出带着尖锐利刺的荆棘花,它们以血浇灌,以骨作土,挣破你圆润似贝的指甲相互缠绕成为你额顶的花冠。你会因此鲜血淋漓伤痕累累,全身布满细小的伤口涕泣涟涟,就如同早已被你扼住脖颈不得喘息的我一样,我们都将会死去。但杀了我要比你苍白的手指拔起一朵百合花轻松得多不是吗?至少我不会流出黏黏答答的汁液附着在你手心中,像永远洗不掉的血迹一样散发令人作呕的气息使你在嗅过它的香气后狠狠将它碾碎在你的红舞鞋下,我只会看着你,像一条被迫接受死亡的金鱼一样睁大眼睛看着你,妄想把你刻进我的小行星里,这样我才能记住你,才能在你即将升入天堂时把你拉进地狱,拉进有你杀死百合花的地狱中沉沦不得永眠。




爱丽丝,爱丽丝,看看我的舌尖是否停留了一只蝴蝶,它金色的翅膀抖动着,微微发着颤从它没有声带的喉咙中尖叫着悲鸣着,它在控诉着你的占卜,左边的翅膀用于选择草莓圣代还是蓝莓蛋糕,右边的翅膀用于决定我是用小剃刀割开了大动脉,还是死于你杀死毒月亮的龙骨刀中。我看见你白白净净的手指沾染上温暖的磷粉,唇角鲜红似血笑的肆意盎然。你是盛开在永不凋谢忘忧草的罂粟,手执残破蝴蝶的翅膀,用盛满了波光粼粼瓦尔登湖水的眼睛蛊惑我堕入了温柔乡,心甘情愿让蝴蝶翅膀上的粉末狠狠扼住我的喉咙,使我今生永世再不得呻吟。




我曾在安眠中向你敞开我一把未开刃匕首足以穿透的胸膛,我们在被杀死的夜晚里沉眠着,像是永不知道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早已破碎即将穿透你我之喉咙;我曾与你交缠双手逃进这贫瘠世间躲藏进被上帝抛弃的花园,我们一同逃离这人造地狱妄图溺亡在此,可我最终还是葬于你淹不死只折断吃翅膀燕子的眼中;我曾在浑身鲜血淋漓眼角哭不出血泪时向你祈求着一个淬过毒拥抱,我们在这冰冷的世界相互汲取最后一个吻。我在你瘦弱却温暖的肩上哭泣着,因我有罪死后必入地狱,因我手中染血再不得触碰你,我也试图在你怀中呼唤你的名字,却像是腹中开出桃花枝割开我的喉咙,使我每发出一声气音就会有无数桃花瓣从我口中呼出,纷纷扬扬撒满你红色裙摆。桃花大抵是配不上你的,那些糜烂的香气落不进你眼中,只能飘零凋谢成泥,如我此世只能得到你一个拥抱一样死于你冰冷指尖。




爱丽丝啊爱丽丝,你可以不爱我送给你的百合花,你可以讨厌我手中尚未折断翅膀的蝴蝶,你可以不回应我的拥抱,但你怎可抛弃我,推我入地狱?怎能在我带你逃出这冰冷监牢时,用一个沉溺在绿【鸦】片的笑将我拉入深渊万劫不复?你怎会背叛我。




你的眼睛里没了那只折了翅膀的燕子,足以溺死一只梦游鲸;你的指尖提前了夏季步入冬,或者说你的天真被冰雪女王的碎镜片割伤再不肯炙热;你的气息仍是温暖的,它们像从天上堕落而来的星星,棱角分明扎我的耳膜几近破碎,你在说:




梦野,祝你夜寐无梦且永世孤独。”




我将在你咯吱咯吱的骨头碰撞声中永眠,在你的眼中举葬立碑。爱丽丝,我将在尚未给予给你的爱中不得安宁却永眠,在此之前,再给我一个拥抱吧,欺骗我说你曾在拥抱我时小小的爱着我。



评论
热度(61)
  1. 谢谢你红桃K 转载了此文字

2017-08-06

61 红桃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