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谢你 —

向晚

红桃K:

我的囿宝!我爱她!!!!


孤灯自明灭:



最近的每一个夜晚我都在做一个同样的梦。我梦见自己布满掌纹的手心里有嫩芽突兀地爆出,噬我鲜血而成长,倏地伸展成绿色的枝桠来,开出一朵又一朵白色的栀子花。梦中的我未尝感到一星半点的苦痛,太阳穴突突跳着,却只想,会不会有灰鸽循着着芬芳而来呢?我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它,想要爱抚它的羽翼。 


灰鸽衔着一朵玫瑰而来。它通人性,竟讲得一口流利的语言。我听见它低语着说,我的爱人哟!让你久等了。它用软软的喙将玫瑰编于我发间,我从它身上嗅出栀的馥郁和玫瑰的芬芳,二者糅合而不造作,令我恍然。它们大概是都住进了灰鸽的身子里,我决定从此弃花海而去。 


它停在我肩上,喙挑起我的鬓发,圆溜溜的眼睛里面流转的是润过色的光芒,好像才是起了个势要来浅啄我的脸颊 ; 我却感到,我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接着又听见它伏在我耳畔道 : 我眼中已无他物。我的眼睛是一汪只肯映你的春水。它越过三亿光年,飞越过万人之旁,终于找到了你,低低鸣叫着。让你久等了,我的爱人。


而我又是多么羞于做它的爱人啊!尘世藏满的都是尔虞我诈,我眼中尽是雾霾; 灰鸽的眼睛好澄澈,好明亮,它却是为我而来,跨越人山人海。我本凡人,却得到如此纯洁的爱,即使是背负骂名,也请让我守护着它,直到最后我被黄昏的众神抬入不朽的太阳——而如果仅是以此作结,我又怎落得甘心? 


评论
热度(27)
  1. 谢谢你红桃K 转载了此文字

2017-08-06

27 红桃K 沉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