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谢你 —

爱人的梦中有什么呢?

红桃K:



我的爱人,手中开出了花。


一簇细细小小,香气淡薄的栀子花。白色似月光的花瓣柔软而娇嫩,像她垂下头笑的柔软的眼眸,似有一汪春水在她眼眸中荡漾,轻轻扬扬扰了我心神的笑意。然而那花却像是夺了她的血,她的肉般肆意生长,每一道掌纹中都蔓延着花的枝梗,天真的烂漫的掠夺着她。


我为她带来了染过夜莺血的玫瑰,将它别在她发间,试图以玫瑰的艳丽来衬她似三月桃花的粉红脸颊,然而夜莺甘愿为之歌唱至死的玫瑰,却比不过她昂起的一段苍白的脖颈,害羞时脸颊的粉。即便不饰粉黛也令我怦然心动。我飞过三亿光年的只为追寻你的踪迹,万人身边不曾停留,只为追寻你。


然而我却因你手中栀子花香才寻到你。我的爱人。我想伏在你肩旁低语,私声窃窃说着爱你,将我所拥有的美好事物都赠与你。想要张开羽翼带着你逃离此世间,在深海巨鲸化身的小岛上紧紧拥抱住你。想要在深夜寂静无人时,轻轻为你哼鸣着陪伴着你。自此之后你我永不孤独。


每当我轻啄你掌中花时,是我在对神明宣誓你我之间无悲剧,即便是末路穷途刀悬脖颈,我的血液干涸骸骨风化,坠入深渊堕入地狱也不能将你从我怀中夺去。我的爱人啊,我既已对那不可名状的神许下诺言,又怎能让这些柔软的花夺去你的姓氏?怎能让它们在你的骨头中扎根夺去你的命?


但我却无法从你软暖的骨头中将它剔除,因它已狂妄的生长进你我之间,苍白的根束缚住你我指间,似是要将前世来生都刻进它的根中。我又怎舍得切了它?


于是我在你似是安眠时低下头,对它窃语着:“生长吧,生长吧,至少让我今生也忘不掉她的生长吧。”将我们的骨头都刻上印记吧,即便因相爱的罪名掉进地狱,也能让我顺着这条根再次飞往她身边。

评论
热度(41)
  1. 谢谢你红桃K 转载了此文字

2017-08-06

41 红桃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