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谢你 —

喂——你死了多久?

红桃K:

1.一个栀鸽突然出现!惊不惊喜意不意外!x


2.嘘——








我已经决定去死了。


绳子,煤气灶,小剃刀,安定都准备好了。我现在就要去死了。


我把药片碾碎,把它们冲进水里,那些微小的粒子上下浮沉着,活像一罐辣口的碳酸饮料,对着生活举杯敬傻逼似的我。兄弟感情深,咱俩一口闷。我用小剃刀分别割开手腕,小臂,大腿根,去他妈的割自己像割牛皮,白花花的大腿活活能疼死个人,更何况我这次还没用可卡因,血涌出来要用垃圾桶接好,不能要死了还再麻烦妈妈。我拧开煤气灶,把家里所有可能着火的东西都扔了出去,我自己死就够了,不能再拉上别人,一股臭鸡蛋味令人作呕。我绑住自己的脚腕,它们上辈子就在我的肉里留下了痕迹,我怎能忽视掉它们?但所幸我就要扔掉它了。


我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身上是印着菜菜笑脸的睡衣,不得不说她笑的傻不拉几,像是全世界都会友好对人似得。可拉倒吧,万一你遇到的是一个面部瘫痪的患者呢。哈哈哈哈哈,哈。


我的头开始发昏,这个世界开始晕晕乎乎的,哇,我床下的那只大怪物要吃掉我啦。快吃快吃,等我死了你一定要把我干干净净的吃掉。现在就算了,我怕疼。我想捧着它的脸好好地亲一口,谢谢你呀,谢谢你陪我过了那么多的黑夜,谢谢你吃掉我讨厌的物理卷子,让我第二天受尽嘲笑,谢谢你让我恐惧着哭出来,让我小小声的叫着好多好多人的名字哭出来。谢谢你呀谢谢你。


我忽的想起班上同学装着看相先生的语调,gay里gay气的抓着另一个同学的手神神道道:


“啊呀,客官您在270年后有一大劫啊!”


被看手相的人一边骂骂咧咧语文不好还瞎比比,一边问有啥劫,看相先生神神秘秘往他身边一凑,私声窃语着:


“你坟被盗了!”


嘿呀——我死后可别出这等幺蛾子,躺棺材里做着春秋大梦的时候就让人一铲子掀起棺材盖来,要是见了比我大的人,我是该管他叫声孙子还是规规矩矩叫叔叔?算啦算啦,现在还是先死为重。


我转回注意力,看着自己手腕上的口子往外淌血,忽然有点渴了。望了望离我十万八千里的书桌,懒得动弹极了,索性也就摆摆手不管了。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何必在乎这点小事?


我越来越困,安定,失血,头晕却恶心。死就死,怎么还这么麻烦啊。


不说了,我要去睡了,去做那些有蝴蝶,星星,月亮,白骨,鲜花,可爱小孩子和温柔爱人的美梦啦。

评论
热度(51)
  1. 谢谢你红桃K 转载了此文字

2017-08-06

51 红桃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