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谢你 —

驶往永生

红桃K:

1.给囿的!
2.Q爱
3.做梦是非常满足而难过的事。






谈何永生。


——————————————————


天空是漂浮着的海,沉溺万人尸骸,苍白的骨头奏鸣的是我们听不见的安魂曲;云是游鲸浮出水面时的脊背,卷起的浪花则是雨,淅淅沥沥却难以洗净我们染着血的指甲;鸟是终将沉入九万尺深渊的帆,晃晃悠悠前行着,它救不起你我。


没有火车鸣笛的站台上,那朵撵烂在银色铁轨上的白色小雏菊将会是谁的葬花?你将要赠予谁的葬花?我踢开脚下有着尖尖棱角的灰石头,悄悄的想着。你深爱的中也先生,早已十指相扣住百合花睡觉了,他早就睡进泥泞中干干净净的棺材里面了啊,你怎会送给永眠之人;你触碰过的太宰先生衣着光鲜,藏进指缝里的眼睛流不出眼泪,他深深陷进了泥里啊,即便张大了嘴想要嘶吼也只是微乎其微的小小呻吟,你不会送给已死之人;你悄悄惧怕的芥川先生,还有那个有着足以装进星星,好看眼睛的小老虎,你是不会会送给两只野兽白色的花的。


我抬头看着你仍在哼唱着童谣的干净侧脸,惨白似柔软花瓣的脸,却甜腻至极,活像涂了一层奶油。星辰大海装不进你眼里,所以你就窃取了一滴蓝鲸的血塞进眼睛里吗?你可真是个自私鬼哇,爱丽丝。你咬过樱桃的牙齿藏起来了,藏进了那张与我道过别的嘴里,装作还没有长大的漂亮毒蛇,一口咬碎了樱桃核。在我即将堕入地狱被神明抛弃时哭喊着你姓名,你却是用那副甜美面容,窃取过的眼睛,咬碎樱桃核的嘴与我道别的。


在那辆呼啸而来的火车到来时,我对你说。那个以血供养葡萄藤的人是这样告诉我的,他说啊:


“神是不爱你的。”


你看着我,没有任何遮掩的笑了起来,连小雏菊都在颤抖的笑,清脆的像敲碎的骨头。你轻而易举的笑着,将手里早已失去水分的雏菊插进我的围巾里,揉着它柔软的花瓣唱歌似的轻声说:


“我们早就被神抛弃了。”


火车呼啸而过时,我将她推下站台。


她奶油似的手臂,樱桃似的嘴,仍在笑着的眼睛,全都被塞进了巧克力车轮下面。而我吮吸染着她草莓味血的小雏菊,登上那辆终将坠毁的焦糖列车。


爆炸将会是苹果糖味的,混着少女身上的牛奶沐浴露味。我吃掉那朵花时,想着,那真是难吃至极。

评论
热度(49)
  1. 谢谢你红桃K 转载了此文字

2017-08-06

49 红桃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