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谢你 —

我在早上似梦非梦的醒来,睡乱的头发扎在脑后成为一个巨大的结,或许我曾想过对着自己脖子一剪刀下去就能一了百了,再不必死乞白赖的梳开那些油腻腻的头发。可我终究还是扔了睡衣套上塑料布似得校服,拖着将要在脑袋里自杀过万次的自己进卫生间,梳开那些头发。

右手边是各种澡具,粉色瓶子里有沐浴露,挤出来一股子的烂蔷薇味,跟被人踩出汁水的蛆虫似得发出甜甜的香气;左手边是镜子,里面装着一个在脑袋里吃下那些沐浴露的我,咕噜咕噜咳咳咳的刷牙,我讨厌竹盐味的牙膏,那感觉就像在嘴里塞着根年老的春笋,酸涩和刺激是一个个拿着细针的容嬷嬷,一言不合就是扎扎扎。呸。

我从卫生间晃悠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半了,距离迟到还有二十分钟。晃悠进厨房时,我顺手拿过一本关于《青少年健康生活》的书翻看起来,哇!这本书好神奇哇!它竟然能让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活着还是有希望的耶!于是我啪的合上了书,这个世界又了无希望了。妈妈做的菜很好吃,而且比那本书还要好看。

手机已经坏掉了,我路上不能听歌,只能闭着嘴装文明人,把一辆破电动车飚上30迈。后面的汽车质量太大,加速度太慢,只能伸脖子骂我不要命,我也懒得回头看那个鸭子似得呱呱呱的司机,因为我已经迟到了。

到了班级之后,毛毛一如既往看在我是女的份上放我一条生路,然而他一米八的大个对我实在有压迫感,估计我油腻腻的脑瓜顶全让他看了去。随他便,爱咋看咋看吧,我反正要趴桌子上睡觉了。

班里全是叽里呱啦的背书声,今天是周五,惯来是英语,但我不会英语,连谓语都分不明白,还考英语。呵呵。照英语老师话来说我就是上考场逗乐去了。管你什么逗不逗乐,反正你要是捅咕我睡觉,我就坐起来睡。

第一节数学课,数学老师在讲台上一顿训,啊呀,得亏交作业了。要不还得被批斗成个啥狗样。Ωαβ,昨天看得ABO。

0.5的碳素笔在纸上瞎划拉,诺,这个是被杀死的小人,这个是和人玩游戏的小怪物,这个,这个是对不上的数学答案。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