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谢你 —

向永生

我站在站台前,望着她。

天空是蓝的,像漂浮着的海,就算偶有游鲸也不过几朵浪花。我和她站在汪洋的天花板上,看那银色轨道上被碾死的小雏菊,用于祭祀我们的花。

蓝头发,蓝眼睛,蓝色的血。

当我们静默时,世界随之沉默。被包裹在玻璃镇纸中的我们,一个小小的世界。

没牵在一起的手,连在一起的耳机里没有声音。轰隆隆的火车要来了。

一辆焦糖火车,巧克力轮子咔哧咔哧,飘着棉花糖的蒸汽。在列车到来之前,我推了她下去。

她的手臂是奶油做的,头发是拉糖,蝴蝶结有荔枝的味道,骨头是一晒就化的原味硬糖。我边吮手指上她草莓味的血,边上着那辆注定坠毁的列车。

爆炸是樱桃味的,混杂少女身上的玫瑰沐浴露味香气。

难闻死了。

评论(7)
热度(6)